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太湖石随笔浅谈

       
以自然为最高艺术,前提是脱离最世俗的物质观和人为确立的价值判断标准。赏石的艺术分量是由眼光和修养的高低决定的。因此,赏石被视为文人审美的最高品位。石头有两种生命:一种是物质生命,万年沉积诞生于地表,古老而久远;一种是艺术生活,被人们拾起欣赏,新鲜又当下。前者是自然的功德,后者是文人的趣味。
 
       园中的太湖石象征着浓浓的云雾,波浪形的墙壁则象征着遥远的云和浪。两者相结合,营造出生在云雾缭绕的仙境的意境。
 
       太湖石是石灰岩经过长期侵蚀后慢慢形成的。人们从五代就开始享受它,在唐代特别流行,到了宋代达到顶峰。北宋末年,“花石纲”引发了农民起义,太湖石也在当时运输。
 
       太湖石是在江河湖泊中被水波冲走后慢慢形成的,而裂开的地面则象征着冬天的湖水。这种抽象的气象特征表达了文人墨客对冬天石头与水的关系以及自然界中一种普通石头的理解,演变成承载人文美学的艺术角色。究其原因,并不是地理矿产的稀缺和物质元素的珍贵,而恰恰是因为作为欣赏者的人们赋予了这些没有生命的石头以人的灵魂和情感。
 
       有拳有脚的石头,在文人眼里是一个浩瀚的宇宙。
 
       古代文人赏石的“两全其美”的审美意境,就像宋代学者李米松《五石论》中的一句话:“数山一旦胜,四面胜则不幸。我会在此期间塑造自己,并随之上下颠簸。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山谷里,但我在山谷里。”。